世界妈妈
更多>>
更多>>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世界妈妈 > 国际篇
克林顿之母:永远不要放弃

  “母亲教我永远不要放弃,永远不要屈服,永远不要停止微笑。”克林顿评价母亲对他的一生的重大影响时说道,“她在三个方面给我树立了好榜样。首先,她总是不停地在外面辛勤工作;第二,在我成长中,我们家庭经历了许多逆境,但她都应付得很好,表现得很坚强;第三,我认为,她给我一个十分痛苦的开头,这对于我参加公众生活是非常重要的。你必须能够处理大量的紧急情况——遭受失败,安排明天,重新奋斗!”

  比尔·克林顿,美国第49、50届,第42任总统。1968年,毕业于乔治敦大学,1973年获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学位,同年到阿肯色州州立大学担任教授。1976年,可林顿出任阿肯色州司法部长,1978年至1980年任阿肯色州州长,1982年至1992年有连续五次担任州长。1990年,可林顿被选为民主党最高委员会主席。1992年11月3日,可林顿当选美国第49届总统,1996年11月再次当选

   “密封盒子”的理论

  1946年5月18日的清晨,还不到23岁的弗吉妮亚,怀着六个月的身孕,听到了丈夫因为车祸去世的消息。那是在回家的路上,车的前轮突然发生爆胎,比尔·布莱瑟,这位28岁的年轻退伍军人淹死在一条泥沟里。

  三个月后的一天夜里,电闪雷鸣,狂风大作,在阿肯色州休普镇,弗吉妮亚下了一个儿子,这就是比尔·克林顿。

  无论从地域还是从精神上说,弗吉妮亚都是成长在一个飘荡着乡村歌曲的地方。她很想有所进取,在儿子出生的时候,她已是一位注册护士了。为了儿子和自己的将来,她又去新奥尔良进修,成了麻醉护师。她爱赌博,如果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有一个投币赌博机,弗吉妮亚会迅速地去拉动操作杆。她爱交际,如果一场舞会正在进行,弗吉妮亚一定会活跃在舞场的中心。她结过四次婚:第一次丈夫在车祸中丧生后,她找了个虐待老婆孩子的酒鬼、赌棍;第三个丈夫上她的理发师,是个有绅士风度的人,但因股票而入狱;她的第四位丈夫是惟一可靠的人。

  她的自传《随心所欲地生活》是一本生动的、不受清规戒律约束的传记,很好地展现了她对于人生的热情。

  弗吉妮亚用这样的话总结了她的生活史:“我不是一个为了规则而活的人。”在一定程度上,儿子继承了母亲的这种态度。弗吉妮亚宣言“一切为了开心”,她是一个不现实的乐观主义者,她战胜了大多数妇女一辈子也遇不到的那么多不幸:亲人的惨死,丈夫的虐待,一个儿子的锒铛入狱,但还有一样东西她没法战胜,那就是乳癌。

  弗吉妮亚经历了这么多的挑战,却还保持着逍遥自在、不受约束的性格,除了因为她自己永远不为可能会发生的事忧虑外,她还有一套对付糟糕事情发生的办法:“在我的头脑里,我构造了一个密封的盒子。我把我愿意想到的东西放在那里面,其他的东西放在外面。盒子里面是白色的,外面是黑色的;里面是爱、友谊和乐观,外面是消极的、悲观的东西,还有对我以及我所有的东西的批评。”

  因为克林顿还未出生就失去了父亲,所以母亲对他有一种强烈的特殊感情,把对亡夫的思念与感情都集中到孩子身上。她对克林顿十分关心爱护,从小就注重他的品德教养。她教育克林顿要热爱学习,认真读书,要有坚强的意志,永远不要放弃

  弗吉妮亚把她的“密封盒子”理论传给了她的儿子,使他能把自己的生活分解到一种让身边的人震惊的程度。在“莱温斯基丑闻”爆发后漫长的一年中,克林顿遭到众议院的弹劾和参议院的审讯,然而,他能从身体上和精神上摆脱那些针对他的责难。克林顿同母亲一样,不必考虑“任何对我及我所有的东西的批评”;同母亲所做的一样,他从不表现出自己的羞辱感;他和母亲一样在心里否定不愉快的事实,会把危害自己身份的事件锁在“密封盒子”的外面。

  上台宣读儿子的选票

  1956年,克林顿才10岁,就被当年的民主党全国大选所吸引,决定以后从政。自此,他积极竞选班级和俱乐部的职务,而且总能得胜。1963年,他当选为阿肯色州的代表,出席了全国童子军代表大会。这是少年克林顿参加的最重要的一次选举,母亲为儿子的成功而激动。克林顿第一次到了国会山,与议员们一起共进午宴。接下来发生了比尔中非常有意义的事,这群男孩被带进了白宫玫瑰园并见到了肯尼迪总统。比尔最先走出队列,和他的政治偶像握手,白宫的摄影师拍下了这个时刻。

  比尔带着这张照片回到了温泉城,弗吉妮亚“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”儿子进入政坛的决心,那次简短的会见已使他“抑制不住内心的理想”。30年后,克林顿当选了美国第42任总统,他把母亲带到了玫瑰园,告诉了她自己当年和肯尼迪总统握手的确切的位置。

  1992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,弗吉妮亚走上了阿肯色州代表团的讲台,她说:“秘书女士,阿肯色州骄傲地投上我们的48票,给我们最宠爱的儿子,也是我的儿子,比尔·克林顿!”加上这些选票,克林顿遥遥领先,他得到了民主党的总统提名。大厅里一片欢腾。以前从来没有一位总统的母亲上台宣读提名自己儿子的选票。

  在初选胜利后的演说中,克林顿问道:“你们想知道我是从哪里获得战斗精神的吗?一切都来自我的母亲。”他对着家人的包厢说:“谢谢你,妈妈。我爱你。”闪光灯和摄象机都对准了弗吉妮亚,掌声、欢呼声震动了大厅。这是儿子最好的礼物,他没有辜负母亲对他的期望和培养,这也是作为母亲所能体会到的一种骄傲。

  从1974年儿子第一次参见国会议员的竞选开始,她参加了他的每一次选举,她越来越感觉到,自己不再是一个母亲和保护者——而是儿子生活中的一个伙伴。她的车上装满了竞选要用的东西:小徽章、钉子、旗子、张贴品。当人们向她挥手致意的时候,她会来个急刹车,拿出那些东西,然后人们边看到了全景:挂着克林顿竞选标识的侯选人的母亲。弗吉妮亚同每个人握手,只要他愿意;同每个人交谈,只要他会给她一分钟。如果他们有不友好的表示,她努力地去说服。弗吉妮亚是个精明的谋士,她在自己的汽车保险杆上也贴了招贴画,她夸自己是“一个能手”,她说:“我喜欢敲开人家的门,告诉那些人,我的儿子将成为一位非常棒的州长。”

  必须一直是最好的

  弗吉妮亚的癌细胞扩散了,但是这不妨碍她投入到儿子的总统竞选中。弗吉妮亚发现自己一直都很有用,从电视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出版物看,大家都渴望了解这位聪明可爱的老妇人。她的头发染成了勋鼠纹状,手上戴了五个戒指,她总能谈些最有趣的事。对于弗吉妮亚,这有点像她往日跳上舞台与那些明星们同台演出,这一次,明星上她的儿子,她字按着他的曲调演唱。

  克林顿反复说,如果没有母亲的有力支持,没有她那样的力量,他不可能当上总统。

  母亲对克林顿的影响具有普遍性,但是也可以落实到具体的事情上。“她教给了我真正的民主。”克林顿说,“她教导我,每个人的生命具有同等的价值。”克林顿宣称自己具有同“普通人”联系的能力,可能就是因为母亲的教导,这包括真正了解他们的困难,而且不带任何优越感地真诚地关心他们。

  早在克林顿步入政坛之前,弗吉妮亚就曾鼓励他努力寻求自己想要的东西,不管在当时那是什么。弗吉妮亚少女时代起就从骨子里是一个具有竞争意识的人。她毫不谦虚地说:“我可以骄傲地说,比尔继承了我的竞争意识。我玩什么都要玩赢,比尔和我一样。”克林顿的竞争意识强到了这样的程度,他的一位中学同学回忆说:“他必须一直是班上的领导,他在队里必须一直是最好的,他在班上必须一直是最好的。”克林顿不但继承了母亲的斗争精神,还记住了母亲的一句言:在你没有的时候,你要装作有信心——然后,你可能就真的获得了信心。

  弗吉妮亚与乳癌作了四年的斗争,在她70岁的时候,被夺去了生命。弗吉妮亚在1990年发现得了癌症后,做了乳房切除术,进行了化疗。她是一个乐观的人,相信自己的病能治好。

  但是,到1992年,癌细胞已经扩散到颅骨和腿骨。她求医生:“告诉我的孩子们,我没事。”她不想增加儿子的负担,更何况,这是他(也是她)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年:他要乔治·布什发出挑战;儿子一直到竞选胜利都不知道母亲的病情已经恶化,直到几个月后,当她的病情再也无法隐瞒,她才勉强告诉儿子不可避免的结果。

  “造就了总统的女人在睡眠中死去。”白宫里的生活区内到处都摆放着弗吉妮亚的照片,她们让克林顿时时想到与母亲相依为命的那些幸福时光。母亲还在注视着他。后来,克林顿打破了性别的藩篱,任命玛德琳·奥尔布赖为美国第一位女国务卿,他骄傲地说:“我的妈妈正在向我微笑。”
 

 
 

发布日期:2011-12-28 18:44:00